梨安子/Lazabout.


◆戰國無雙(上杉命)
◆弱ペダ(純太LOVE、青手)
◆VOCALOID(藍色那個、カイミク)
◆UTAU(轟さん、はくぽ、ソラ栄)
◆刀剣乱舞 (國廣派、ばさに、へし宗)

【青手】Morning Glow

-青手。

-年齡操作,大學生。

-原本想畫,頁數不夠收(也畫不完)所以寫這。

-他們沒有同居。








  八月結束,時序就可以說是入秋了,然而朝東的窗口仍毫不留情的引進清晨大片燦然的陽光,就連想在早上沒課的日子裡多睡一下懶覺也不行。

  青八木伸手揉了揉還有些疲憊的眼睛,迷迷糊糊但卻本能般的拿起一旁充電完畢的手機查看,還不到七點,螢幕上這麼寫著。

  真的是還很早,但理應在身旁的人卻已經消失了蹤影。手嶋來他家過夜的時候他們會共享一張床,但不管青八木起得多早,他幾乎沒見過那頭黑亮蓬鬆卷髮的主人還睡在自己的身旁。那個人似乎總是比自己早起大約半個鐘頭,在他還睡著的時候已經用輕快的步伐在廚房裡忙碌。

  青八木起身,穿好衣服後走出房間,甫推開那扇門就聞到咖啡的香氣。手嶋純太不僅喜歡紅茶,煮起咖啡也不遜色。雖然他老是抱怨著所謂好的咖啡豆太貴了,凡人就只能買得起便宜的豆子,可是煮出來的咖啡比店裡的還要香。

  當他曾經這麼開口贊賞時,手嶋笑了笑,說那只是因為我們都沒喝過真正的好東西啦——其實青八木並不在意這些,他覺得嗅著咖啡香氣或是啜飲著紅茶的純太比那些飲料更加吸引人。

  「啊,你醒啦,一。」

  剛把早餐在客廳(或說是原本是客廳,現在被他作為畫室的空間)的矮桌前放下作好的早餐,盤子裡放著模仿田所學長做出的特製三明治、溫蔬菜與優格沙拉,而手嶋的髮絲與臉龐在早晨的陽光下彷彿閃閃發光。

  「咖啡煮好了,等我去拿過來就可以開動囉。」
  手嶋的微笑像初秋早晨的氣溫一樣宜人,青八木點了點頭,然後補充似的開口,「別忘了牛奶。」

  「我知道我知道,不會忘的。」
  手嶋的語氣愈發愉快,而青八木瞇細了眼一直看著那個身影走進廚房。

  雖然是為了作品需要空間才租了這間寬敞的住屋,但對一個人來說果然還是太廣闊了。


  「「我開動了。」」

  異口同聲的說這句話好像也成了默契,青八木啜飲著馬克杯中與手嶋一樣的咖啡牛奶,想著這樣子喝也很不錯。

  「純太早上有課吧?」

  「嗯,等下要會宿舍一趟。」

  談話間還是能夠感受到咖啡與煎培根、加熱後融化的乳酪與烘烤過的麵包交織成一股令人愉快的香氣充盈鼻腔,兩個人的起床時間雖然間隔了大約半個鐘頭,但會像這樣一起吃著不同份量的相同早餐,喝著某個人喜歡,最後變得兩個人都喜歡的飲料。

  「那碗盤我收就好了吧。」

  「嗯,謝啦。」

  而青八木總會想像,有那麼一天當他每個早晨都能夠在咖啡的香氣中醒來,看見戀人的臉頰沐浴在陽光中對著他微笑,或許有時候他刻意早起了,換成自己來準備那些或許不像食譜狂作出來的那麼講究,但也被手嶋連連誇讚美味的早餐。

  「要是純太下學期沒抽到宿舍就好了。」

  「喂,不要詛咒我啊。」

  兩個人因為青八木近乎玩笑又有點自私的願望逗得笑了起來,窗外灑入的陽光角度有些偏移了。

  「我出門了。」

  一邊這麼說著推開了門後,手嶋突然轉過身在他的脣瓣上輕輕的啄了一下。而正值青年善感年紀的青八木,花了一番力氣才壓下了伸手抱住可愛過頭的戀人,阻止他踏出家門的衝動。





____________
然後下學期純太就真的沒抽到宿舍(ry

评论
热度(28)

© 梨安子/Lazabou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