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安子/Lazabout.


◆戰國無雙(上杉命)
◆弱ペダ(純太LOVE、青手)
◆VOCALOID(藍色那個、カイミク)
◆UTAU(轟さん、はくぽ、ソラ栄)
◆刀剣乱舞 (國廣派、ばさに、へし宗)

青手段子x2

-  舊文搬運

- 雖然是青手,但大概就是「我想寫青手(但失敗了)」的程度

- 01. 青手/年操作+師生趴囉/青八木老師

- 02. 青手/測驗機題目+三年T2/IH前,捏他有






01.

  前門在早晨學生們的喧鬧中被推開,一個青年沉默的走進教室,引來學生們開朗的招呼聲。對於一句句「青八木老師早安!」,青年只是以點頭作為回應,不發一與靜靜走到教室後的辦公桌前,確認自己前一天準備好的資料,而學生也習以為常的,在打過招呼後繼續玩鬧。
  教室後排靠窗的座位上,手嶋純太將這幾幕景象悉數收入眼中。
  青八木一是手嶋班上的實習老師。
  雖說如此,但他卻和手嶋以前遇過的,積極和學生相處的那些實習老師不同,青八木除了幫忙講課和回答學生問題以外,幾乎不與人交談。他根據以往的經驗以為所謂教育實習是要接觸學生,但青八木老師好像並不是這樣想。
  「手嶋,你第一堂的數學作業寫好了嗎……手嶋?」
  「嗯、喔,寫是寫好了……但你又要抄作業喔?」
  聽見同社團的東戶出聲呼喚他,手嶋總算將視線從實習教師的身上拉回。「才沒有我只是要對答案啦」,面對這樣辯解的同學,他無奈的嘆了口氣後拿出作業本。
  「你剛在看青八木老師啊?那個人的確是挺神秘的。」
  話題不知不覺來到沉默青年的身上,東戶隨口說著,不過青八木老師很受女生歡迎呢之類的話。
  沒錯,即使青八木幾乎不主動開口說話,仍然常駐班上女孩的話題中心,甚至不少人會假借問問題的名義找機會向他搭話。
  年長、外表清秀,再加上寡言或許會給人一種神秘感和嚴肅穩重的印象,是這些要素讓女孩們著迷吧。每當手嶋如此分析著,都會忍不住覺的國中女生真是膚淺。
  不過,或許他自己也挺膚淺的。接回作業本,瞄了一眼坐在教室另一側,正閱讀著什麼的青八木,手嶋為自己註解。
  因為他也很喜歡,青八木老師那張認真的側臉。

----
因為怎麼想這個發展都只能順著老梗到不行的老梗走所以沒有後續惹\(^o^)/

----


02.

青手への3つの恋のお題:すきにして、いいよ。/はにかんだ笑顔の君に/同じ空を見ていた http://shindanmaker.com/125562


  對他們來說,每年都有的慣例集訓,充滿了無法用一言兩語就說完的複雜回憶。
  第一年,他們被排除在戰力之外,青八木至今仍清晰記得聽見「你們就盡全力力跑吧」的時候,手嶋臉上那複雜的表情,抿起的脣線毫不保留的訴說著失望與不甘,只是那時的他還不能全然了解,而手嶋也不曾對他有一絲的示弱。
  第二次的集訓,他們拼了命的想要抓住通往高中聯賽的那張門票,除了練習以外談的也都是戰略與狀況預測,雖然所謂的談,其實僅僅是聽著手嶋說話。就像現在他們坐在家庭餐廳的桌前草擬著第三次集訓的練習內容,也是手嶋說,而青八木聽著。
  青八木喜歡聽手嶋說話。聲音、用詞、抑揚頓挫,他的話語中有著吸引人的力度。青八木望著伙伴那張認真的清秀臉龐,忍不住想了很多。
  「青八木?」
  回過神來發現手嶋喚著自己的名字,還揮了揮手,青八木有些困窘的回了我在聽,是嗎,手嶋回答,將手伸向筆記本翻開下一頁。
  「然後啊......是這次的限制。」
  手嶋開口,臉上浮現一抹淡淡的微笑。看上去顯得不太認真,好像接著要說的話裡也帶著戲謔一般。
  「我想二年級他們應該沒有必要,現在他們能穩紮實打的增加實力。」有了IH的經驗與過去學長們的指導,二年級的三位正選選手應當擁有了明白並克服自己弱點的能力,即使有所不足,也能夠互相推動彼此吧,如同去年的他們一樣。
  「鏑木的精神還不夠強韌,像個孩子一樣只要一緊張就想依賴段竹,所以我考慮把他們分開。」
  不過幾個月前他還是國中生,所以也沒辦法吧?手嶋低頭看了筆記本一眼,指間的原子筆輕盈轉動,脣邊仍然掛著那揶揄般——自嘲一般的微笑。
  雖然並不能精確的知道每字每句,但青八木知道他接下來想說什麼。
  他曾經因為手嶋總是能夠猜到自己的想法而驚訝,但雖著相處的時間越長,總是不擅長解讀他人心緒的青八木,就只有手嶋的想法,他能夠理解一些。
  毫無根據的。
  「然後是,我。」
  方才於指間舞動的筆被放置於桌上,手嶋的微笑裡添上了眉間更深一點的輕顰。青八木並沒有催促伙伴,只是靜靜等待。
  「我打算只有在集訓期間,暫時解散我們的二人團隊。」
  手嶋垂下眼簾,再次抬起頭來看著他的時候,臉上已沒有那自謔般的笑意,他以意志堅強的聲音開口,一字一句的。
  「我想變強,青八木。就算凡人有所極限,還是想做到只有我能做的事。」
  手嶋是知道鏑木的實力雖然堅強,卻擁有依賴伙伴的精神弱點,所以才要將他們倆拆開,而這點之於手嶋自己也是同理,他大概是這麼想的吧。
  「純太只要——」
  兩年。他們在兩年間完成的,是連呼吸都一致的跑法。在社團活動時間與手嶋碰面,在跨上自行車時感覺到彼此的存在,這樣的時間對他們來說,早已成為了自身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明明在自行車上的時候應該是最接近彼此的時刻,如果必須分開一定很不習慣,甚至會很寂寞吧。但是,青八木的心中早已有了不可動搖的決定。
  他試著在腦海裡將語言組織起來,回想著至今與手嶋作為伙伴共享的時間以及,那一天所見到卻也是再也不想看見的表情。
  「純太只要,照自己想作的去作就、可以了。」
  那彷彿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了。青八木少年遇見了即使無語也能夠理解自己想法的伙伴,整個世界被點亮了色彩。在與其共度的時間裡他下了決定,要變得強悍的足以支撐那個人,即使自己的聲音、信心都無法成為眼前伙伴的任何一絲力量也無所謂,即使如此青八木一仍然——
  對著青八木的回答,手嶋露出了笑容,作為呼應一般,青八木也自內心綻開直率的微笑。


----
原本想寫HOMO走向才測了這個明顯是HOMO走向的測驗機...結果寫出這種東西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我....該不會一生寫不出HOMO了吧(爆

评论(4)
热度(14)

© 梨安子/Lazabou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