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安子/Lazabout.


◆戰國無雙(上杉命)
◆弱ペダ(純太LOVE、青手)
◆VOCALOID(藍色那個、カイミク)
◆UTAU(轟さん、はくぽ、ソラ栄)
◆刀剣乱舞 (國廣派、ばさに、へし宗)

【まなんちょ】所謂浪漫

- 舊文搬運

 (舊文搬運造成洗TAG抱歉了,就這三篇而已← )

- 真波山岳x班長(委員長)

- 求婚的段子,年齡操作有







  「相親?」
  驚訝的話語從坐在對面的同行人口中吐出,宮原急忙舉起手要對方小聲一點,幸好在家庭餐廳裡喧鬧的環境中這並不是特別引人注目。
  「所以,班長的媽媽要妳去相親?」
  確認般的,真波再次開口,宮原略為板起了臉,明明已經是個成年人了,但她的這個青梅竹馬,還老像是個孩子一樣毛毛躁躁。
  「對啦,我剛剛不是說了嗎。」
  不過,讓她不悅的原因並非真波的態度,而是他們談論的話題本身。
  「我都跟她說過現在還太早了……我才剛畢業沒多久嘛……」
  她小聲的自語著,剛從大學畢業的她才二十出頭,正計劃著要繼續求學──正如同真波給她的『班長』綽號,宮原是名認真又積極好學的女性。
  不過,會為了相親一事而焦躁甚至愠怒,並不只是關係到自己的前途而已。
  宮原與真波是鄰居,從小看著對方長大的青梅竹馬。
  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因緣際會,她和真波從小學開始不僅同校,時常還是同班同學。真波山岳從小就是個不可思議的孩子,她總是跟在他的身邊,為他煩惱東煩惱西的。
  並且,從很久以前開始,宮原就喜歡上這個不可思議的青梅竹馬了。
  看了一眼用吸管攪動著葡萄柚汁,擺出思考姿態不知道在想什麼的真波,宮原不禁嘆了口氣。
  母親對她說,像這樣都不交男朋友很讓人擔心,只是見個面也好去看看吧,言下之意帶著對她的些許勸說,但她不知道的是自己的女兒早就已經放棄了這段從來沒有成真過的戀情。
  從小學、國中、高中,到了終於就讀不同學校分開的大學期間,宮原沒有與男性交往的原因,並不是因為自己還喜歡著真波山岳,並不是因為她還等著根本不可能到來的,或許哪天真波會突然注意到自己的感情這樣的發展。
  也並不是,因為這樣所以才想要拒絕相親,只是覺得好像被母親看不起似的,好像宮原這一輩子就只想要注視著真波,聽他叫自己『班長』似的。
  (討厭……想一想忍不住又想哭了……。)
  彆扭的別過頭去,將腦中悲觀的想法驅離,既然已經決定了要放棄,那麼就不該再依依不捨吧。
  宮原在腦中對自己說了許多說服自己下定決心的話,然而這些話語被一旁的聲音漫不經心的打斷。
  「啊,我想到了。」
  真波笑咪咪的說著,將宮原的注意力硬生生拉回。
  「既然這樣班長跟我結婚就好啦。」
  「……嗄?」
  眨眨眼,確認般看了看青梅竹馬的臉龐,真波的臉上仍然是他那招牌的,在高中的時候被一些女孩子說是爽朗如晴空,可是在宮原眼中只是傻呼呼的滿分笑臉。
  「跟我結婚啊,這樣班長不用去相親,伯母也可以放心嘛,一舉兩得。」
  沉默,拿下眼鏡擦了一下,揉揉眼,再看看真波,仍然是一張不知道是不是在開玩笑的笑臉。
  「笨、笨蛋山岳,玩笑話不要隨便亂說啦!」
  紅了臉,不知所措困窘的決定於是先把這個類似求婚的台詞當作玩笑,但是真波並沒有附和著「對啊是玩笑話」,已經成長為青年的那個男孩歪了歪頭,像是在說「這哪裡像是玩笑了」。
  「我是認真的耶。」
  「但是、因為你──」
  宮原試著反駁,但對方並沒有讓他說完,而是加重了追擊的兵力。
  「因為我從以前開始,就沒有想過要娶班長以外的人當新娘啊。」
  ──。
  宮原感覺到自己的臉燒的滾燙,大概紅到不能再紅了吧,聽見從來沒有想過的話語讓她不知所措,而罪魁禍首還在旁邊喊著「班長?」。
  沒有和男性交往的理由,並不是等著真波哪一天注意到自己的心意,這一點是真的,但是並不是因為還喜歡著真波,這是騙人的。
  因為他總是在她打定主意放棄的時候,像這樣無心的說出打碎她決心的言語。
  「班長?咦等等,為什麼哭了?等一下不然我收回嘛,班長?」
  「笨蛋。」
  她像往常一樣斥責他是笨蛋,可是不停落下的淚水好溫暖,好像會結晶成糖粒灑落一樣。
  「怎麼可以收回嘛,還有這種話應該在更適合的場合說啦,笨蛋山岳。」
  雖然跳過了很多該有的階段,不過反正真波山岳從來就不是個能夠讓她以常識理解的人嘛。
  而且大概,她這一輩子都無法將視線離開這樣的真波了吧。


----
覺得這對的走向不是班長要被把走了真波才會焦急,就是跳過交往步驟直接結婚XD
個人很喜歡「跟我結婚啊,這樣班長不用去相親,伯母也可以放心嘛,一舉兩得。」這句(欸

评论(8)
热度(17)

© 梨安子/Lazabou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