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安子/Lazabout.


◆戰國無雙(上杉命)
◆弱ペダ(純太LOVE、青手)
◆VOCALOID(藍色那個、カイミク)
◆UTAU(轟さん、はくぽ、ソラ栄)
◆刀剣乱舞 (國廣派、ばさに、へし宗)

[壓切宗]茶



‧へし宗(大概

‧歷史人物習慣捏造

‧有自創男審神者


  壓切長谷部是被呼喚出來,有了人類的身體以後才第一次真的想過喝茶這回事。

  他當然見過被稱為魔王的那位喝過茶,也見過後來的那位主人泡過茶,但身為更接近靈魂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的他,從來沒想過要認真的探討茶到底是怎麼泡的,還是因為審神者有喝茶的習慣,他才去找了不少方法、問了好幾個人學會沖泡好喝的紅茶。

  可是,今天出現在眼前的並不是茶葉罐。

  「啊,是抹茶呢。」

  長谷部看著宗三左文字輕飄飄的靠過來,湊近他與審神者身邊。主人結實的手指間握著一個銀色的真空包裝,而他們正討論著裡面的輾茶。

  「高中的時候參觀社團喝過,看到一時興起就買了。」

  「這樣啊--主上品味不錯呢...」

  宗三拿起一旁放在桌上的外包裝一看,微笑著說。而長谷部接著只能眼看審神者和宗三左文字談論起日本茶的種種,被晾在一旁的他表情都有點垮下來了。

  「那,交給你了。」

  「咦、是的!」

  突然間銀色的包裝袋被放到眼前,長谷部愣了一會兒後立刻如往常的答應下來,或許還有點優越感,幫主人泡茶一直是他的工作之一。審神者將任務交付後沒說什麼就走出了廚房,只留下兩名付喪神在原地。長谷部小心的將包裝剪開,袋中的輾茶散發出淡淡的特有香氣。

  長谷部雖然沒有探討過抹茶要怎麼沖泡,但至少他還看過茶碗。他從餐具櫃裡拿出一個最像記憶中茶碗形狀的瓷碗作為代替,用形狀較纖細的湯匙勺出少許茶粉,正要放進碗中的時候,身後卻傳來一個聲音。

  「壓切閣下,不先溫碗是不行的喔。」

  「......我當然知道。」

  有點困窘的回答,想起平常泡茶也會先溫壺讓茶葉容易展開,也能控制熱水的溫度。但是,錯誤被身邊的這個人指出來難免有一點不愉快。

  「為什麼你還在啊。」

  「難道壓切閣下有人在旁邊看就不會泡茶了嗎?」

  於是長谷部有點後悔開口問了這句話,他在內心反省自己老是忘記宗三左文字就算什麼都不行也只有嘴巴最鋒利。要看就看吧,一面想著拿熱水溫了杯,將輾茶勺進碗裡,身後的宗三還是笑瞇瞇的看著。

  「......咦。」

  直觀的沖了熱水想用湯匙將茶粉攪拌均勻,卻發現太過細緻的輾茶頑固地結成塊,怎麼樣都不肯散開。長谷部有些狼狽的繼續嘗試,一心一意與抹茶粉戰鬥的他沒注意到什麼時候宗三已經離開了廚房又回來。

  這樣泡再久也泡不好的,等到長谷部回想起身旁還有人存在,是宗三伴隨著輕柔笑聲說了這句話的時候。他還沒想好要怎麼回應,就看到那雙纖細得有些病態的手裡捏著茶筅。

  宗三像往常一樣輕飄飄的,彷彿沒用什麼力氣卻自然接過了長谷部手中的茶碗,手指輕晃,茶筅騰空著,一下就把他剛才完全沒辦法的抹茶粉打散,空氣漸漸在茶湯裡形成泡沫。才被那動作吸引的下一秒,宗三的手腕迅速的動作,點起了茶,而淺綠色的泡沫漸漸變得細緻,但偶而顯露出的深綠茶湯之間相互輝映。

  「來。」

  「給我?」

  最後那碗薄茶遞到了他面前,長谷部原本有些遲疑,但當宗三開口說「是呢,難道要直接給主上喝嗎?」之後,他馬上將茶碗接了過來啜飲一口。

  「......。」

  抬起視線,宗三左文字正瞇著眼露出討人厭的笑容。

  「......好喝。」

  但是美味的東西就是美味,壓切長谷部不會在這種地方說謊。而當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宗三的嘴角漾得更深了,長谷部想那是不是勝利的笑容。

  要我教壓切閣下怎麼泡茶嗎?宗三仍然帶著笑意丟出這個疑問。長谷部臉一沉,悶悶的說了不用了,我會自己找資料或問別人。

  等一下先去跟主上道歉吧,就說我不會泡抹茶,請給我一點時間練習。長谷部看著宗三喜孜孜的飄出廚房,考量著要怎麼彌補自己的過失,但又一面心想著,宗三左文字泡的茶真的很好喝。





====

跟朋友聊了聊抹茶忍不住寫了,只是想看苦惱的長谷部和在背後笑笑看著什麼都不說的宗三

今天的本丸也很和平。

順帶一提喝過宗三泡的茶的大概除了他兄弟以外就只有長谷部。

還有へし宗要怎麼下標籤?壓切宗?壓宗?


评论(1)
热度(27)

© 梨安子/Lazabou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