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安子/Lazabout.


◆戰國無雙(上杉命)
◆弱ペダ(純太LOVE、青手)
◆VOCALOID(藍色那個、カイミク)
◆UTAU(轟さん、はくぽ、ソラ栄)
◆刀剣乱舞 (國廣派、ばさに、へし宗)

〈宵待草〉01 (山姥切国広・女審神者)

・我流世界觀&原創女審神者注意
・最開始有意圖寫CP,可是寫一寫 嗯...總之標個點(?)
・別名三年B班金八老師新人女老師與山姥切同學(X)
・反正不要太期待會有糖就對了
・目錄:01⊲ 02 03 04 05 06 07 08
 斷章:01 02 03



  室內慣有的淡雅沈香氣味被塵土與血漬的味道擾亂,造成這個狀況的元凶面對簷廊一側盤腿席地而坐,似乎試圖無視身後足以將人穿刺的視線。

  「不管怎麼說,這樣也太亂來了。」

  審神者說著,語氣間帶著一絲慍怒,而坐在簷廊邊的山姥切國廣絲毫沒有回頭的跡象,死盯著屋外那片冬日裡難得充足的陽光。

  「我不想被拿著鍊結過的依代刀,說要保護付喪神的人說亂來。」

  「那是兩回事!」

  雖然立刻反駁,但審神者的表情看起來有些困窘。這也是沒辦法的啊,畢竟她長年練習居合道,又真的有過戰鬥的『經驗』,在擔任這份職務的時候,先想到的就是自己也要戰鬥。

  「──總之,重傷了還想要繼續戰鬥,真的太亂來了。」將自己的事情撇在一邊,硬是把話題轉回了眼前的山姥切國廣身上。她大概也猜想的到,山姥切國廣之所以刻意提起這件事,八成是想要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重新強調的事實沒有得到回應,審神者輕輕的,嘆了口氣。

  雖然是從就任以來就一直並肩作戰的夥伴,但她和山姥切國廣的關係總處於一種不上不下的尷尬。他先是將眼前的神靈視為神靈,接著又試著視為同伴,但不管哪個都被擋了回來。

  不過再想也無濟於事。她終究下了結論。

  「算了,把依代刀給我吧。」

  伸出了手卻依舊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只有數秒的沉默與背對著自己的山姥切國廣,當審神者正準備再次開口催促的時候,眼前憑依於刀上的神靈嘟嚷似的說了句話。

  「沒有維護的必要,就這樣放著好了。」

  渾身傷痕的話就不會再有人拿自己去比較了,審神者不太確定自己是否還聽見了這樣的自語。她蹙起了眉,想著方才和每一次出陣時的光景。

  從成為審神者,進駐這個本丸之後,她一直讓自己最早呼喚出的山姥切國廣擔任部隊長兼近侍,而山姥切雖然總以自己是仿製品這件事加以自嘲,但卻每每在戰場上表現得出色,對審神者來說,是投以相當信賴的存在。

  但或許就是因為他太過拼命才會變成這樣吧。

  平時只要部隊長受了會影響戰鬥的重傷,不論審神者的判斷如何,都一定會撤回本丸,但山姥切卻堅持著繼續戰鬥,最後就是像這樣遍體鱗傷的被夥伴們架了回來。

  「要是你不能出戰的話,困擾的可是我和大家啊。」

  「只要還能動就好了吧。」

  山姥切執拗的皺起眉頭反駁,但是在審神者眼中怎麼看都是在逞強。有著少年外貌與心緒的神靈靠著柱子席地而坐,看似平常,實際上應該是連這樣都很辛苦了吧。

  她嘆了口氣。

  「九州日向住國廣作。」

  口中喊的是眼前少年的銘,山姥切聽見的瞬間震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轉過頭來。

  「妳……。」

  「把依代刀給我。」

  山姥切一臉不甘地遞出懷中的打刀,似乎還低語了什麼。審神者定神細聽,是「喊刀銘也太詐了。」

  「還不是因為你不肯接受維護。啊,國俊,可以幫我把山姥切的依代交給工匠嗎?」

  審神者對正好在附近的愛染國俊喊道,而短刀少年則是中氣十足的回應之後,帶著那把打刀快步跑去。

  「真是的,明明說過不要在走廊上跑……怎麼,因為我喊刀銘在生氣?」

  刀銘對刀的付喪神來說,就好比人類的「真名」,雖然因為他們是神靈,不會與人類一樣完全無法抵抗真名的力量,但如果由將自己召喚到這個世界的審神者喚出,仍然有不可拒絕的強制力。

  山姥切別過埋怨的眼神,彷彿在說這個話題已經結束了一樣。面對這樣的他,審神者在山姥切身旁的木地板上坐下,有些無奈的微笑了。

  她在接受這個職責前是神社的準繼承人,懂得神道,也學過怎麼與神靈溝通,但像這樣面對面是第一次。

  同時,她也不懂刀,雖然握過普通的居合刀,但並不理解這些名刀的歷史,就連山姥切國廣與「山姥切」的關係,也是陸陸續續從眼前的少年,以及少年稱為兄弟的山伏國廣口中才知道了一點點。

  於是,她雖然知道山姥切彆扭的原因,卻沒辦法理解她形式中包含的理由。審神者總是在想,山姥切在留下傷痕之後、在被田裡的泥土弄得髒兮兮之後,在臉被布疋遮住之後,所希望的究竟是什麼呢。

  即使搖搖欲墜,還是緊握著刀斬向敵人,拼命似的喊著自己不是贗品的山姥切,到底追求的是什麼呢。

  不過,就算現在問了他也不會回答吧。

  如果有一天能夠聽他說出口就好了。到那個時候,山姥切總是緊鎖的眉頭也會放鬆一點嗎?

  審神者伸出右手握住了身旁山姥切的左手,山姥切有些驚嚇似的提高音量問「作什麼」,而審神者只是一臉理所當然。

  「權之助說有接觸的話,大地的靈力可以從我這裡流到你們身上,這樣傷也會比較快好吧?」

  「妳……」

  山姥切沒有繼續說下去,放棄似的嘆了口氣。

  「天氣真好耶。」

  「……。」

  「等山姥切維護完,大家一起帶便當到附近散散步吧。」

  山姥切沒有回答,但也沒有掙脫她握住的右手。握著的手中可以感受到觸感粗糙的刀繭,還有體溫的溫暖。

  雖然是神靈,但這樣就和人類一樣呢。審神者想著,冬日的陽光讓她不自覺舒服地閉上雙眼。



评论
热度(19)

© 梨安子/Lazabou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