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安子/Lazabout.


◆戰國無雙(上杉命)
◆弱ペダ(純太LOVE、青手)
◆VOCALOID(藍色那個、カイミク)
◆UTAU(轟さん、はくぽ、ソラ栄)
◆刀剣乱舞 (國廣派、ばさに、へし宗)

〈宵待草〉03 (女審神者)

・我流世界觀&原創女審神者注意
・這篇沒有山姥切,所以標題我不知道怎麼標好()
・五虎退回。五虎退好可愛。
・前情提要(?)→01 02



  那天早晨意外的從女性的驚呼聲中開始,聽見這本不該出現的聲響,刀劍男子們陸續來到屋內唯一一名女性,也就是審神者的臥室,但緊張的氣氛在眾人看見屋內的景象後立刻煙消雲散,審神者雙手捧著一團白色的毛球,愣愣地看向門外有些誇張的陣仗。
  「怎麼大家都跑過來了?」
  「主上……」
  看著面帶微笑發問的審神者,加州清光像是鬆了口氣,卻又有些無奈。相對的,一旁的和泉守兼定則以「看吧」的語氣說著,「就說不會有事的嘛,是那個主上耶。」
  「啊……沒事喔,只是被這孩子嚇了一跳而已。」
  大概終於釐清狀況的審神者將手中的毛絨物體舉高,原來是起床的時候這隻白色幼虎鑽進了棉被裡。
  狀似武士的神靈們或安心的回到原本手邊的事務,有的人邊離開邊唸了幾句(她聽見了什麼嘛害我擔心得要命之類的話語),還有山伏國廣走到紙門後說了些話,審神者也是這才注意到那裡還有個人影。
  被擔心了呢。有些忸怩的微笑著,審神者用指尖搓揉自己的髮梢。
  「唉呀,五虎退?你不去準備吃早餐嗎?」
  眾人三兩離開後只有五虎退還留在原地,面對審神者的問題他用力的搖了搖頭。審神者思考了一下,像是理解了什麼一樣將手中的幼虎遞出。
  「對了,這孩子還沒還你。」
  五虎退接下幼虎,支支吾吾了一會,終於開口,「主上大人、那個……對不起。」
  「別道歉啊,真的沒什麼啦。」
  「但是,主上大人受傷了吧……?」
  唉呀。
  想著如果被五虎退看到的話,大概會自責,而用頭髮遮住的。沒想到頸側淡淡的痕跡還是被看到了。
  「不過,也沒有流血,所以沒關係。」
  「主上大人……不會生氣?」
  聽見五虎退這句話,審神者笑了笑,伸手撫摸少年那柔軟的捲髮。
  「我是不會因為這種小事生氣的喔。」
  不知道是因為聽見了令人放心的答案,還是頭髮被輕撫的觸感,五虎退也輕聲笑了起來。
  「我喜歡主上大人……因為、主上大人不會生氣。」
  「我也喜歡五虎退喔。」審神者微笑著回答,「不過,難道有誰常對五虎退生氣嗎?」
  如果是部隊裡的來往有問題的話,那就得由她來介入了。但是,五虎退搖了搖頭。
  「就是以前,家裡的、主公和大家總是、一副生氣的樣子。」
  五虎退用指尖將眼角往上提,好像是想表現兇惡的表情吧。看著這副模樣,審神者笑了起來。
  「原來是這樣嗎。不過,雖然我不太清楚大當家怎麼樣,不過主公大人不管心情如何都是那樣的表情的。」
  「咦?」
  五虎退發出疑惑的聲音,審神者像是要解答一般地繼續說了下去。
  「那個人啊,不太擅長表達,所以雖然家臣常說主公老是在生氣,其實並不是那樣的。」
  五虎退聽著點了點頭,但又像是想到了什麼,抬起頭來。
  「主上大人,為什麼知道呢?」
  「因為我以前是武士啊。」
  不知道是否無法理解這個答案,五虎退微傾著頭,思考了好一陣子。
  「主上大人,那個,難道和我們、一樣?」
  五虎退的雙眼雖然有些怯弱卻通透。
  與我們一樣嗎?
  一樣是付喪神嗎?
  一樣是「妖怪」嗎?
  一樣是——歷史的遺留物嗎?
  審神者這才想到自己或許回答錯了答案,明明以前都小心著不露出破綻的,但在這群非人之中,有時連她也忘記了有些事不要隨便開口比較好。
  雖然她認為——或者說是知悉自己所奉侍的神靈們,並不會像人類一樣,因為一點小事就大驚小怪,但瞬間的思考中,只感受到要怎麼解釋這件事實在讓人困擾。
  「不是那樣的。」
  「那是怎樣的呢?」
  嗯……審神者思考了一下,還是決定避開回答。
  「等到五虎退長大以後再告訴你。」
  「我明明已經……好幾百歲了說……。」
  「那,等五虎退像和泉守那麼高再告訴你。」
  「主上大人。」
  五虎退雙眼滴溜溜得朝審神者瞧。
  「短刀,是沒辦法變成太刀的。」
  審神者忍不住苦笑,該怎麼說呢,總覺得輸了呢。因為自己只想到逃跑。
  「對不起喔,但是等我想好怎麼說的時候,一定會告訴五虎退的。」
  「真的……?說好了喔。」
  「嗯,說好了。來打勾勾。」
  五虎退看著審神者伸出的小指,疑惑得歪著頭。那副模樣讓審神者看著笑了出來。
  「我們在約定的時候都會這樣。」
  她抓著五虎退的手擺出相同的手勢。接著勾住了小指。
  「打勾勾……嗯……什麼來著?」
  審神者皺著眉頭回想了片刻,才又一臉豁然開朗似的開口。
  「對不起,因為太久沒有機會勾手指了。來。」
  打勾勾、拉手手,說謊的人是小狗狗。
  手指分開的時候,五虎退像是發現了什麼新奇的東西一樣,雙眼直直盯著自己的小指。
  「這樣可以嗎?」
  面對審神者的詢問,五虎退點了點頭,然後因為女性的手掌再次輕撫自己奶油色的捲髮而瞇眼笑了起來。
  「那我們去吃早餐吧,在過去的時候,再說些謙信公的事給我聽好嗎?」
  「好的……嘻嘻。」
  聽見五虎退的笑聲,審神者忍不住問怎麼了,而男孩漾起了那雙蜂蜜般的眸子。
  「我只是想到,如果主上大人變成小狗的話,可能比老虎們還小呢。」

评论
热度(9)

© 梨安子/Lazabou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