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安子/Lazabout.


◆戰國無雙(上杉命)
◆弱ペダ(純太LOVE、青手)
◆VOCALOID(藍色那個、カイミク)
◆UTAU(轟さん、はくぽ、ソラ栄)
◆刀剣乱舞 (國廣派、ばさに、へし宗)

[DG] 被稱為金銀雙璧的男人們


 ◇聖門學園趴囉,亞瑟&聖誕老人中心。應該是無CP(當然要當成CP看也可以)
 ◇兩人的名字採用聖誕=尼可拉斯=尼可;亞瑟=阿爾托琉斯=阿爾(但是沒出現亞瑟名字) 我等高野D打我臉
 ◇最後一篇有微虐注意(抗議請找高野D別找我)
 ◇如果OOC 就是我和他們還不熟(揍

 

兩人的常態

  「欸,聖誕,我的便當呢?」
   「......嗄?」
   第二節課都結束了才悠哉漫步走進校門的萬年遲到大王聖誕老人,剛踏進教室中,就聽見某個他不太想承認的萬年孽緣,用不太愉快的口氣質問著。
   「沒拿。」
   聖誕老人雙手一攤,除了書包以外什麼都沒帶。
   「應該說我為什麼要幫你帶便當啊。」
   「因為這時間只有你還在家啊。」
   不知道是不是身為風紀股長在聖學施行絕對的規則久了,亞瑟的語氣充滿了不可質疑的威權,但這所學園裡與他相處時間最久的聖誕老人只是不以為然的皺了皺眉頭。
   談判破裂。雖然兩個人從一開始就沒有談判的意思。
   「那我就來讓你想起這所學校的規矩是什麼吧。」
   「誰理你啊。」
   雖然這麼說著,但聖誕老人還是隨手將書包與西裝外套放在座位上,和亞瑟兩個人走出了教室。
   等一下操場又要變得亂七八糟了吧,在場的學生們心想。


.

學園偶像也很辛苦

  聖門學園的女性風紀委員代表伊芙非常的受歡迎。
   集容姿端麗、身材姣好,以及感覺純淨不受汙染的隨和性格於一身,對男性來說簡直是夢中情人般的存在。尤其在今年以前聖學都是男校,好不容易有女孩子進到滿是汗臭味學校這一衝擊的事實,讓剛改制的那段時間,伊芙每天都忙著與向她告白的男性周旋。
   不過,到了現在,那些向伊芙告白的行動力超群的男同學,都會被稱為「勇者」。
   原因是,從改制的學期開始至今,每一個追求伊芙的男性,不是受到了另一位風紀委員的制裁,就是在偶像的哥哥・聖誕老人的鐵拳下墜入了地獄。
   「哥哥們真是的,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啊!」
   看著又有男同學成為金銀雙璧手下的亡魂,伊芙忍不住埋怨。
   「這樣下去我搞不好會嫁不出去耶。」
   「反正這群看臉的混帳也不值得依靠。」
   我妹只能跟我認可的男人交往,聖誕老人曾經這麼說過。
   「沒錯,這群小鬼頭根本還不行。」
   亞瑟放下了舉著竹刀的手臂。
   「不過,這麼一來能跟伊芙交往的不就只有我了嗎?」
   「嗄?」「才不要呢!」
   被果斷的拒絕了,亞瑟忍不住覺得,雖然自己是開玩笑的但好像也有點受傷。
   不過,兩位當事人似乎沒有注意到他的心情。
   「雖然我也喜歡亞瑟哥哥,但是不一樣啦。」
   「我認不認可是你說了算的啊?」
   聖誕老人皺起眉頭,用那雙總是慵懶的酒紅色眼睛瞪著他。
   「當然是我說了算啊。」
   面對嫌惡的語氣,亞瑟回以嫌惡的表情。
   於是一如往常的,在伊芙溫柔的「那我帶他們去保健室喔——」話語聲中,校舍後方捲起了陣陣沙塵。


.


遲到改不掉那就改校規好了

  當學園裡出名的遲到大王聖誕老人走出訓導處的瞬間,他第一眼看見的是,自己的童年玩伴正以凝重的表情看過來。
   「已經放學了,怎麼還不回去?社團活動?」
   聖誕老人隨意的問著,似乎也不是真的很想知道答案。而亞瑟以搖頭作為回答,今天是沒有社團的日子。
   「你這個月是第幾次被叫到訓導處了啊。」
   有些責備地——或者更該說是擔心地開口。聖門學園雖然是就連老師也時常裝病請假的懶散天堂,但光明正大地遲到好幾節課、毫不在意大搖大擺在中午以後才從正門走進學校的聖誕老人,最終還是成為了學校關注的對象。
   「再一個學期就畢業了,你這樣會沒辦法升上高中部喔。」
   「不是很想被自我中心老是鬧事的你說耶。」
   聖誕老人皺起眉頭,不耐煩地伸手撥弄後頸的長髮。
   正如同他們兩人對彼此互拆後台時說的,亞瑟和聖誕老人即使在校規寬鬆老師也不怎麼認真上班的聖門學園裡,也是出了名的麻煩人物(雖然麻煩人物絕對不只他們兩個)。
   「尼可……。」
   「……我知道啦。」
   聖誕老人重重呼了口氣,伸手拍了拍亞瑟的後腦勺。
   「我沒有忘記啦。」
   那是在亞瑟的身高還沒有超過聖誕老人的時候,兩個男孩許下了一個約定。
   既然進入了這間學園,就要兩個人一起畢業。像這樣簡單到有些可笑的約定。
   其實自聖門學園畢業並沒有任何嚴苛的條件。相反的這所學校如同其聞名之處是一間輕鬆舒服,想做什麼都沒關係的學校。但也正是如此才有連年留級的人出現,想要永遠待在夢的樂園裡,拒絕向前邁出步伐的人們。
   亞瑟不想成為這樣的人,當然他知道聖誕老人也不想。
   「今天不是被叫去,是我主動去找老師的。我們說好了畢業的條件。」
   「條件?」
   下學期每天第二節課以前到學校,聖誕老人回答。
   亞瑟沉默了,他大約花了三秒整理自己複雜的心情才開口。
   「你是笨蛋嗎?」
   「如果我是笨蛋那老師也是笨蛋吧。」
   嗯,真的都是笨蛋。亞瑟看著一臉不以為意打起呵欠的兒時玩伴想著,忽略了亂來的自己在其他人眼中也是笨蛋。
   這招在高中應該行不通吧,如果這樣說,聖誕老人一定會回答那到了高中再想辦法吧。
   「……等進了高中部我要加入學生會。」
   「你這麼有熱忱啊。」
   「我在想應該由我來決定校規才對。」
   天啊,笨蛋暴君。
   聖誕老人用一如往常的冷淡語氣說著,誰才是笨蛋啊。而亞瑟回嘴,不一會兩人又像以往一樣吵了起來。
   而在聖門學園高中部當上風紀委員代表,因為自我中心的行事風格而被稱作絕對王者的亞瑟,如何致力於將校規修改成「第二節課結束前到校都不算遲到」一事,則是後話了。

 

.
  

『這邊的世界』

  「亞瑟學長。」
   風紀委員會的學妹崔斯坦將報告書輕輕放在亞瑟面前。由於委員代表亞瑟已經是三年級生,他時常會像這樣把一些工作交給學弟妹,也當作是交接前的練習。
   前提是今年要能順利畢業就是了。
   雖然並非刻意,但一切隨心所欲的亞瑟(同時還有遲到大王聖誕老人)還是被留級了。不過就別的角度來看,能夠見到聖門改制為男女合校,和也是童年玩伴的伊芙一起上學,也是段不錯的日子。
   「學長要畢業了總覺得有點寂寞呢。」
   「崔斯坦,妳可別說『學長不要畢業』喔,搞不好會烏鴉嘴讓笨蛋王再留級呢。」
   委員會室的另一端,總是嘴上不饒人的凱伊開口。喂喂。亞瑟有些無奈的回答。
   「我可沒打算留級啊。」
   「雖然這麼說著但已經留級了呢——」
   啊啊。
   就算是將自己視為規則的強硬王者亞瑟,也是有拿他沒辦法的東西的,例如說凱伊的利嘴。
   更何況他其實不是個喜歡吵架的人(他更喜歡的是讓人聽話)。打架的話他隨時歡迎,但是鬥嘴和聖誕那個笨蛋就夠了。
   說到聖誕老人,亞瑟最近行事略有收斂的原因,就是因為他。
   萬年遲到大王兼回家社的的聖誕老人總算幾乎確定可以畢業了,既然如此,那他不也一起畢業是不行的。他們約定好了的。
   「不回去的話……」
   「回去?學長已經要回去了嗎?」
   原本正寫著違規報告書的崔斯坦抬起頭詢問,而沒有意識自己說了什麼的亞瑟則是一臉疑惑。
   「你該不會是要偷懶回家了吧?」
   所以我才討厭笨王——一臉不悅抱怨著的凱伊順便縮短了對亞瑟不敬的暱稱。
   「可惜的是我工作做完要回家了。剩下交給你們啦。」
   丟下還在做事的學妹們,亞瑟提起書包踏上歸途。
   他還感到些許的違和感,在崔斯坦發出疑問的時候,他竟然不知道自己所說的「回去」是指回去哪裡。
   還有哪裡呢。亞瑟喃喃自語著。他能回去的地方不就是有伊芙和笨蛋尼可的家嗎。現在這個時間點他們在準備晚餐了吧。雖然平常都是伊芙動手,但只有每個月一次的咖哩日是聖誕老人下廚,那個凡事嫌麻煩的傢伙就只有咖哩煮得好吃……

 
   曾經拯救了世界,被稱為聖王亞瑟的男人正一語不發直直盯著眼前的空間。不,或許並不能夠用這樣的詞句來描述他此刻的狀態,因為這名青年的雙眼裡沒有一絲神采,就連是否還有感覺都難以判斷。
   青年——如果他還擁有意識的話——或許是做了一個令人懷念的夢,無神的雙眼眨了眨。他沒有忘記那瞬間閃過眼前的畫面,一向慵懶的銀髮青年絕望地睜大了眼,用嘶吼般的聲音呼喊他的名字,但奮力伸長的指尖最後還是未能觸及所追求的事物。
   但那或許也只是幻覺而已。曾經是聖王亞瑟的青年或許根本沒有知覺到自己看見了什麼。
   唉呀,不喜歡這個夢嗎?不知道哪裡傳來了話語聲,而任何人都無法知悉,墮落的王者是否有聽見,並且認出那是自惡作劇之神口中吐露的字句。
   白百合盛開著,而青年仍然只是任憑無神的雙眼對向虛空之中。
   水珠自某處滑落,在地面摔成碎片消失無蹤。

 

===

TAG一直不出來只好刪掉重發 不好意思!

其實還腦洞了很多東西,但不知道怎麼寫進去()
 嗯大家沒看錯亞瑟和聖夜街兄妹住在一起,也沒看錯,第一篇裡面哥哥也沒帶自己的便當。

最後求聖夜街同好...!

评论
热度(13)

© 梨安子/Lazabou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