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安子/Lazabout.


◆戰國無雙(上杉命)
◆弱ペダ(純太LOVE、青手)
◆VOCALOID(藍色那個、カイミク)
◆UTAU(轟さん、はくぽ、ソラ栄)
◆刀剣乱舞 (國廣派、ばさに、へし宗)

[JOJO] 肖像 (露鈴)

・原作背景的露鈴是也。
・沒有特別著重戀愛描寫的曖昧(?)向

  眼前的少女正興致勃勃的翻著漫畫書,這原本應該是個很平常的景象,只要她的身分不那麼特殊的話。

  例如說,看到死人在面前看書,不管怎麼樣都會感到異常的。

  「好厲害、好厲害,小露伴的漫畫很精彩呢。」

  「那還用說,這可是岸邊露伴的漫畫。」

  用理所當然的語氣回應後,少女點了點頭說了句「這樣啊」。

  明明看上去只是個小女孩,卻總用年長者一般的口氣說話,一開始露伴也對此略有微詞,不過久了就習慣了。

  因為杉本鈴美是幽靈。

  如果不是親眼見到的話,就算是能夠使用『天國之門』這種不可思議能力的自己,大概也不會相信。但杉本鈴美確實是早在十五年前就喪失性命的死者。

  她是因為至今仍潛伏在杜王町的兇手,也就是殺害她的連續殺人鬼才會以這種方式滯留人間。

  他還記得第一次遇見幽靈少女的時候,在這條『不能回頭的小巷』裡迷失的他和他所承認的朋友廣瀨康一,眼前出現了少女的身影。

  她說,比起制裁兇手,更想要的是守護這個杜王町,而這是只有還活著的他們才做得到的事。

  不過,現在倒是拋開了這項執念,正專心的看著漫畫就是了。

  「啊,但是啊……雖然很精彩,這部分會不會太陰暗了?」

  「啊?別開玩笑了,妳──」

  無視露伴錯愕和不滿的抗議,鈴美接著開口。

  「這裡啊,第五十五話。雖然一直都是這種氣氛,但這一段稍微有點誇張吧?」

  然後,不等再次的反駁出現,鈴美又用她那一貫帶著少女淘氣的笑容說下去。

  「小露伴是不是壓力太大了?」

  「唔……」

  或許是被一語中的,露伴在一時之間竟語塞而無法回應。

  「這樣是不行的喔,讀者也會受影響的。」

  鈴美微微瞇起眼,語氣像是勸戒又像是包容。

  像要惡作劇一樣露出淘氣神情的她、像此刻一樣溫柔微笑的她、堅毅的想要守護城鎮的她,時而像是少女又時而表現的像個成熟的女性。杉本鈴美是十六歲也是三十一歲,縱使她的時間早已在十五年前停止。

  會覺得鈴美像是隨風飄搖的柔軟羽毛一樣眨眼間就會消失無蹤,或許不只是因為她是幽靈而已。

  「不過啊,真的很有趣呢。我也要變成小露伴的書迷了。」

  「那,給妳好了。」

  露伴用眼角撇了撇滿滿堆在桌上的書籍,對面的少女看似有些訝異。

  「咦,真的可以嗎?」

  「我又不缺這一套書。」

  反正本來就是另外叫出版社調來的,留在這裡也算是歸於其所。

  「那我就收下了……嗯──如果岸邊露伴老師可以在上面簽名就更好了。」

  「得寸進尺啊妳!」

  忍不住皺眉,而少女的笑容則更顯得愉快。

  讓人不經意想起「第一次」遇見這個少女時的事。

  「不過啊──」

  鈴美托著臉頰,眼神斜斜向上望進露伴的眼裡,開口的語氣裡帶著淡淡的懷念。

  「小露伴真的變成漫畫家了呢……畢竟從以前就很會畫畫嘛。欸,小露伴還記得嗎?小時後說著長大以後也要繼續畫畫,還要幫我畫肖像的事。」

  「……不記得了。」

  露伴興趣缺缺的回答,讓等待答案的少女失望的「咦」了一聲。

  「雖然不記得也沒辦法,不過還真想看看我在小露伴筆下會變成什麼樣子。」

  「我拒絕。我沒有理由非得幫一個死人畫圖不可。」

  真是的,小露伴真無情。這麼說著,鈴美作勢嘆了口氣。

  雖然吐露著這樣的言語,不過鈴美大概也不是那麼認真吧。仔細想想就能夠明白,不管是漫畫書還是肖像畫,都沒有辦法帶到那個彼岸去。

  只是,懷念的談論著十五年前那段被硬生生奪去的平和時光的她,不經意問著自己會不會寂寞的她,一定才是最寂寞的那個人。

  明明只是一個什麼力量都沒有的少女,卻靠著執念獨自一人在生者與死者的狹縫間守候了十五年。

  對露伴來說,雖然曾經一度遺忘,而且就是現在也沒有完全清晰的想起來,但那段回憶的碎片,仍然在左邊胸口靜靜閃耀著光芒。

  為她畫肖像的、約定。

  是因為曾經遺忘而無法動筆,或是孩提的自己想著還辦不到所以遲遲不肯下筆,原因並不重要,只是一直以來岸邊露伴都沒有,或無法畫下杉本鈴美的肖像。

  那麼,現在呢?

  露伴嘆了口氣。

  「不過我一向是親切的漫畫家,拿去。」

  說話間鉛筆已在隨身攜帶的素描本上閃動著,石墨線條勾勒出少女的身姿。那如同風精西魯芙一樣輕盈的身軀上乘載著的,是春天般和煦的微笑。

  或許只是想要畫下久遠記憶裡的那個笑容吧。取代一直揮之不去,最後一眼所見到的,染著鮮紅、溫柔卻又無比悲傷的低語。

  不過,這些話他是絕對不會說出口的。

  「謝謝你,小露伴。」

  在鈴美漾起的那朵花一般的微笑裡,如果依稀帶有淚珠的話,一定是錯覺吧。

  但是,在窗外清澄陽光的投射下,仿若透明又像也散發著光芒的她,在此時此地,在岸邊露伴的記憶中,都是無比確實的存在。

---

搬運一下以前寫的露鈴混個更

评论(3)
热度(16)

© 梨安子/Lazabou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