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安子/Lazabout.


◆戰國無雙(上杉命)
◆弱ペダ(純太LOVE、青手)
◆VOCALOID(藍色那個、カイミク)
◆UTAU(轟さん、はくぽ、ソラ栄)
◆刀剣乱舞 (國廣派、ばさに、へし宗)

〈宵待草〉07 (女審神者)

・像新人老師的天然戰車女審神者(20代後半)與山姥切國廣的故事。
・我流世界觀&原創女審神者注意
・但是這篇沒有山姥切ry
・目錄:01 02 03 04 05 06 07⊲ 08
 斷章:01 02 03



  審神者和刀劍男士們居住的本丸,或位於幽靜的古式建築,或在時空的夾縫間,不論何者在購物上都有不方便的地方。雖然日常生活用品和戰鬥所需的補給品可以輕易的藉由萬屋這個窗口交易,但飾品的、甜點之類的奢侈品就只能看當天的進貨還負責人心情來決定種類,有時候根本買不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面對這種狀況,有的審神者會在休假時大買特買,也有的人乾脆妥協於眼前看得見的品項。當然,也有審神者像她一樣習慣了用每個月收到的型錄透過網路來購買一些小東西。

  「啊,這個顏色真好看。」

  審神者手中拿著商品型錄,湊向了加州清光的身旁。

  「喏、清光,上個月拿到最多譽的獎勵,就送你這個好嗎?」

  「什麼什麼?我看看……。」

  清光靠上來看了看型錄,照片裡數罐指甲油排列著,的確是他會喜歡的成色。紅黑的打刀少年於是溫吞地說了聲好啊,但他沒有立刻移開身軀,維持著靠在審神者身上的姿勢,掃過整個頁面。

  「我說啊,這顏色挺適合主上的啊,您也幫自己買下來如何?」

  「咦,我嗎?不不不。」

  審神者甚至還沒細看清光說的顏色就搖起了頭。

  「爪紅……指甲油的話有點……你知道的嘛,我粗手粗腳的,而且揮刀的時候會刮傷的啊。」

  這個理由似乎沒有辦法說服清光。他扁著嘴一臉不滿,「我也有揮刀啊,的確是會刮掉沒錯啦。」這麼說著。

  「可是這根本不是理由嘛。主上要多打扮一點啦。」

  「可是我也不擅長塗指甲油……」

  苦笑著為自己辯解,然而這的確是實話。審神者還是少女的時候的確也憧憬過身邊擅長裝扮自己的女孩那如甜點般柔和可愛的指尖,但自己嘗試的結果又是沾到了手指的其他部位,又是結塊的,好不容易勉強完成了卻又在還沒乾的時候就碰到其他東西,讓她從此對指甲油有了一點陰影。

  「沒關係沒關係,交給我吧。」或許是因為有機會一展長才,清光顯得有些雀躍,「稍微等我一下喔。」

  還來不及阻止,清光就離開起居室,審神者無可奈何的只有等待他再出現。

  清光回來的時候不像審神者想像的單拿著一、兩罐指甲油,而是有著好幾樣工具。讓她有些眼花繚亂。

  「好的,接下來都交給我吧!」

  他這麼說著捧起了工具與她的手,修剪、保養、護甲,在覆上顏色之前的步驟竟如此複雜。審神者只能靜靜看著清光的動作,不禁有些不安的縮了縮身子。她並不是不信任眼前神靈的技術,只是依舊覺得這和自己該是無緣的,就像高中生的她看著那些懂得打扮的可愛女孩,香甜的氣息讓人感到心裡一陣酥癢。

  清光拿出的指甲油並非他平常愛用的紅色,也不是過去常在學校裡看見的櫻粉色。那稍微帶點橙的淡紅是曙色,宛若朝陽照耀下的雲彩。

  「主上好像很不習慣打扮呢。雖然平時的和裝或是簡單的服裝也很好看啦。」

  清光一邊動手一邊說著,她對此應了聲當作是肯定的回答。

  曾經她說出家裡是神社的時候,班上的女同學們熱烈討論起可愛的巫女服,但審神者憧憬的卻始終是父親身上那件純白的淨衣。離開家走進辦公室時,她才試著放下原本那些像是休閒男裝的衣服,試著從服裝賣場裡找出同齡辦公室女性會穿的樣式。

  到了這裡,她仍然不甚注重身著的衣裝,身上講究的就只有披掛在身的和裝。或許到頭來,她果然還是留存了對那一件淨衣的憧憬。

  「不過啊,打扮得漂漂亮亮就是女孩子的戰鬥裝束唷。會因為揮劍刮傷指甲油又算什麼,再重新補上就好啦。」

  可愛漂亮也是清光的戰鬥裝束嗎?審神者笑著問,而清光理所當然似的點頭。

  「就算經歷了戰鬥還是一樣可愛,不也同時很帥氣嗎。」

  笑著這麼說的清光既可愛又帥氣。在指尖揮發的溶劑冰涼涼的,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

  「而且比起揮刀,主上現在在別的地方才更應該戰鬥吧。」

  「咦?」

  「不是嗎?山姥切他固執又不親近人,老是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審神者差點猛地把手給抽回來。

  「為、為什麼在這裡提到山姥切的名字?」

  「嗯?主上不是正在那個嗎,嗯……馴養他?」

  雖然原本就是這樣的詞,不過從狐狸改用到人身上以後總覺得有哪裡怪怪的。

  「都被看出來了呢,我原本還想說應該要公正一點的。」

  那個人也三番兩次的說過她是統率,但無奈她只是個普通人,沒辦法阻止自己的心情。

  「那是,戀慕嗎?」

  一直低頭進行作業的清光在做了無名指的收尾後突然抬起頭來,那雙暗紅的眼眸深沉地望著她。

  戀慕嗎,好像曾經也被這樣揶揄過。審神者輕閉雙眼,數秒間,沉默。

  「我不知道。」

  最後得到的是這樣的答案呢。她苦笑。

  「我大概,還沒辦法為這種情感命名吧。」

  不曾思考過,也不曾想望過。只是突然,她想著或許是因為神有了人的思考與情感,才讓人子無法以單純的崇敬與信仰來對待。

  「但是,就像你說的,我想我對他有著特別的想法。」

  探問自己的內心,最終得到的是這樣的回答。看著這樣的她,清光的眼神從方才的嚴肅裡柔和下來。

  「主上是不是覺得這樣不公正,對我們不好?不過不管是戀慕還是別的『特別』,您都不需要覺得對不起我們喔。」

  他重新低下頭,指甲油的小刷子再次碰觸她的指尖。

  「我知道的唷,就算對主上來說山姥切是『特別』的,您還是一樣看重我們啊。」

  他一邊說話一邊動著手,動作就像那眼神一樣,輕輕柔柔的。

  「嗯……應該說是,種類不同嗎?

  不過我還真的有點羨慕耶,那傢伙因為不合群就受到特別照顧,我這樣的模範生不就吃虧了嗎。」

  清光說著,完成了最後一隻手指的裝飾,然後抬起頭來,那雙慵懶的眼睛因為笑容而瞇細起來。

  面對著這些話,和清光的表情,審神者也被引領著似的笑了。抬起雙手,十指的曙色漸層上還有細小的金黃色花朵,樣式與顏色並不華麗,但卻符合她給人的感覺。

  「待宵草…」

  「啊,那個。後院的一角裡開了很多呢,我就想主上大概喜歡吧。」

  一邊收拾著,清光一邊一臉認真地開口,同時不忘提醒她,不要讓手碰到其他東西囉。

  「我最近也開始調查現代的『花語』,很有意思呢。」

  調和與、微小的戀情。

  雖然,可能並不是戀情,這一點連她也不太清楚。

  但是,想要成為他所等待,並且不會讓他失望的那個人,這個的想法始終不曾改變過。

  「謝謝你,清光。真的很可愛呢。」

  「是吧?如果掉了再來找我吧,會重新幫您補上的。雖然這麼說,但您大概沒打算再來一次吧?」

  「連這個都被你看穿了。」

  對著故作無奈表情的清光,她忍不住笑了出來。的確想著不能給清光添麻煩哪,大概不會時常這麼做吧。不過,有些滑稽地抬著的手,指尖冰冰涼涼的觸感,在這樣的裝扮下,審神者覺得做自己或許,被給予了曾經刻意視而不見的東西。

  然後是,現在刻意視而不見的——

  還未取名卻讓人無比珍惜的情感,此刻也靜靜在胸口發酵著。

评论
热度(5)

© 梨安子/Lazabou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