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安子/Lazabout.


◆戰國無雙(上杉命)
◆弱ペダ(純太LOVE、青手)
◆VOCALOID(藍色那個、カイミク)
◆UTAU(轟さん、はくぽ、ソラ栄)
◆刀剣乱舞 (國廣派、ばさに、へし宗)

[DG]聖夜與專屬的世界 (アササン)

- 意圖是アササン但是我知道看起來大概不像的アササンアサ(?)
- 雖然很騙誰但這兩個人沒有在交往
- 時間點是圓桌成立後藍色聖誕節之前(因為沒交代過這之間多長總之就這樣(?))所以亞瑟還不是聖王
- 有少許設定集特典小說捏他
- 雖然遲到了但亞瑟生日快樂……!


 

 

 

   神聖之夜,在統合世界裡是最盛大的,也是孩子們最期待的節日。
  在這天夜裡,當孩子們沉沉睡去後,聖誕老人會出現並且贈與符合他們這一年表現的禮物。如果是貼心、純真的好孩子,將會得到最想要的禮物,而頑皮不聽話的孩子則會收到煤炭作為告誡。
  即使僅限一晚,全世界都會被他所傳遞的幸福與希望填滿。
  為了迎接聖誕老人的到來,亞瑟早早打發了「圓桌」裡最小的高文上床睡覺,也要年紀還輕的其他圓桌也儘早休息。然後,他和加雷斯會悄悄將禮物放在他們的枕邊。
  這並不是裝作聖誕老人,而是他自己想要給予他們的禮物。其他人還有可能不相信聖誕老人的存在,但對亞瑟來說,「聖誕老人不存在」才是真正的無稽之談。
  因為,看哪,他現在不就走進這個房間了嗎。
  「你還沒睡啊。」
  傳入耳中的,是繼承了聖誕老人職位與名字的青年那澄澈卻缺乏活力的聲音。
  「我在等著換日的時候能不能看見聖誕老人。」
  放下手中的鋼筆和文件,亞瑟戲謔地開口。一年一度穿上紅白服裝的聖誕老人毫無幹勁地嘆了口氣,啊,就是有這種人啊。那是確確實實的抱怨,但亞瑟理所當然的忽略了它,只是向著聖誕伸出手。
  「這隻手在做什麼?」
  「討禮物啊,身為全世界最體貼最具正義感的偉大國王,理所當然應該收到相應的禮物才對吧?」
  聖誕老人看了過來。聖誕老人皺著眉頭。聖誕老人酒紅色的雙眼裡寫滿了嫌棄。
  「又熬夜又給聖誕老人添麻煩的傢伙,怎麼看都是壞孩子吧。更別說都幾歲了還在討禮物,要不要臉啊。」
  一面皺眉說著,聖誕老人一面從袋型裝置「禮物」中摸索。最後,拿在手上的是黑色的物體。
  「給你的聖誕禮物,這個就夠了。」
  「哇,是煤炭耶!好高興喔——你以為我會這麼說嗎?」
  隨手將那塊煤炭往旁邊一放,亞瑟一臉厭惡地說著。也不知道該拿來做什麼,床底下放煤炭的紙箱也快滿了,乾脆去買個非裝置的古式小暖爐算了。正當這麼想的時候,背對著聖誕的亞瑟,突然感覺到接近的氣息。
  然後下一秒,柔軟的圍巾越過頭頂飄落到亞瑟的頸項。停下動作等某個人做完想做的事也不用多久,他感覺到圍巾在自己身後被打了個結。
  「生日禮物。」
  這麼解說的聖誕老人沒有停下手裡的動作,繼續從「禮物」裡拿出了讓亞瑟感到有些眼熟的盒子。這是伊芙和那傢伙給的。光這樣就知道是在指誰的亞瑟,同時在接下的瞬間由氣味判斷出那是自己喜歡的英式餡餅。
  「明明這麼豪華,聖誕禮物卻是煤炭嗎?」
  「就說了是生日禮物啊……。反正就算你還是孩子,也會因為許了奇怪的願望結果達成不了啦。」
  在聖誕老人還不是聖誕老人的時候曾經有這樣的回憶。明明剛撿到的時候安份又可愛的像隻幼貓般惹人憐愛,但沒過多久,被賦予了阿爾特琉斯這個名字的男孩卻已經成長為能夠在神聖之夜裡大言不慚笑著說想要世界當作禮物這種話的孩子。
  因此聖誕老人有時會想,是不是自己在那晚給予了他國王的名諱和王冠,才讓那個怯弱的男孩長成了現在的笨蛋暴君。不過如果問聖誕老人後不後悔,答案果然還是否定的。
  雖然,因為說著想要世界的阿爾特那燦爛的笑臉太過欠揍,最後兩人結實地打了一架。
  聖誕老人呼出一口氣,明明只是緬懷過去但不知為何總覺得消耗了大量的體力。他放下手中的袋型裝置「禮物」,脫下紅白相間的外套和帽子,一聲招呼也沒有就往亞瑟床上的被窩裡鑽。
  「喂,那是我的床欸。」
  「少囉嗦,一晚跑完整個統合世界,累都累死了。」
  這麼說著的聖誕老人態度裡頗有「你的東西就是我的東西」和「從現在起誰也別想讓我從被窩裡出來」的味道。
  「喂喂,平常說別人暴君,結果你自己才是最霸道的吧。」
  想想還是別讓孩子們知道這樣的聖誕老人的存在,不然會幻滅的吧。
  但即使聽見了損人的話語,聖誕老人也沒有對之做出反應,只是把棉被更加拉緊了一些。亞瑟看向這樣的他,又看了看桌上的文件,最後做出了決定。
  「喂,幹嘛啊。」
  「這可是我的床喔,我想做什麼都是可以的吧。」
  亞瑟跟著倒在綿軟蓬鬆的床墊上,硬是拉起了被聖誕拿來將身體裹成一球的棉被,也跟著鑽進了被窩。
  「不要拉啊,這條被子兩個人用有點勉強。」
  「是誰在拉啊。而且知道的話就不要硬湊上來啊。」
  莫名其妙地變成了床鋪的主人被擅自佔領地盤的不速之客趕走的情況。不甘示弱的亞瑟伸出手扣住了兒時玩伴的身體。聖誕老人出聲抱怨但沒有效果,最後兩人就這麼維持著剛好可以被棉被容納卻有些太過親密的姿勢。
  「這樣子你不覺得不舒服嗎?」「還好欸。」「是喔。」無意義的對話維持了短短的時間,雖然抱在一起很彆扭但暖烘烘的被窩很舒服,所以還是算了。聖誕老人放棄了思考。
  又或許是,其實並不排斥這種比兒時玩伴更加親密,卻又似乎離某種關係的界線還差一點的距離吧。
  「阿爾特。」
  聖誕老人開口,但在亞瑟問起時卻又只是說了沒什麼。已經放開懷中的青年,平躺下來的亞瑟略微沉默,最後也說了句沒什麼的。
  同樣的話語所包含的是不同的意義。他不知為何地就是知道聖誕呼喊他名字之後原本想要說些什麼。但是對他來說,不管是遲了幾秒、幾分鐘,甚至是幾個小時,聖誕老人身處此處這件事就代表也勝過了一切。
  「我想要的聖誕禮物,早就收到囉。」
  「你那麼喜歡煤炭嗎。」「怎麼可能啊混帳。」被不知道是認真還是玩笑話逗笑的亞瑟感覺到身旁人調整了下位置,兩個人變成了肩靠肩躺著的姿勢。
  亞瑟知道聖誕老人在神聖之夜的最後一站就是理想鄉。在一夜之間給予整個統合世界滿滿的夢想與希望,然後他會來到漂浮於常界空中的阿瓦隆。
  他移過視線看向貼在牆上的世界地圖,那是長大後為自己買下的,他盡可能找了一張接近最早記憶裡那一張的地圖,然後從他來到常界,就一直陪伴著自己。
  遙遠記憶裡的世界地圖,對於年幼的、什麼也沒有的孩子而言那大概就是一見鍾情。但是真正教會他什麼是愛的是那個雪夜裡向自己伸出的溫暖的手,以及在那之後變得屬於他的「家人」們。
  離開了使自己茁壯的天界,雖然藉由列車就可以通行兩界,但因為種種原因,他和在那之後陪著他一同長大的聖誕和伊莉莎白見面的次數少得可憐。也正是因為如此,亞瑟在神聖之夜的腳步接近之時,總是默默地感到一絲興奮,像是個孩子一樣。
  原因無他,就是因為大約在換日的時候,聖誕老人會出現在他的身旁,帶著遙遠過去他所給予的「他的生日」與祝福。
  未來將會成為聖王的男人,他的初戀是「世界」。
  但是在他心裡總是認定著,給予他「屬於自己的世界」的,是那一天的,以及在過了好久的現在,仍然和那一天一樣溫暖的那雙手。
  聽著身旁開始變得規律舒緩的呼吸聲,亞瑟靜靜往那個方向湊近了一點距離。然後,閉上雙眼的同時,在心裡說道。
  晚安,我的世界。

 

 

---

Q: 食物沒收起來沒關係嗎
A: 等一下布朗爺爺經過會發現燈沒關所以順便把食物拿走所以沒關係(不要欺負老人家)

评论
热度(24)

© 梨安子/Lazabou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