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安子/Lazabout.


◆戰國無雙(上杉命)
◆弱ペダ(純太LOVE、青手)
◆VOCALOID(藍色那個、カイミク)
◆UTAU(轟さん、はくぽ、ソラ栄)
◆刀剣乱舞 (國廣派、ばさに、へし宗)

肩車(日本號x女審神者)

- 算半餵投好碰友的にほさに。
- 審神者是前太妹,但不是JK。(不要強調
- 來自一周年賀圖的靈感,不過因為營運一周年用在現有世界觀裡面很奇怪所以改了一下
- 我還沒有號哥...只靠台詞抓個性,如果覺得有偏請見諒。


  幾個月前她還連晚上該睡哪都得煩惱,但現在卻在看著一群人進進出出的準備慶賀。審神者不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她和曾經是她老爸的那個人都不是什麼正經的人,從來沒有根據日本習俗慶賀過什麼,就連新年也就是隨便在門前放個門松了事。
  她在走廊上走著想看有什麼能夠幫忙的事,但在每個地方的男士都忙碌得連理睬她的空閒都沒有。反正她也不會下廚擺盤那種纖細的事情,乾脆把庭園掃一掃好了。這麼決定後她馬上前往掃具的所在,卻在走廊的那段看到三個人影。
  不,是四個。看見日本號一肩扛著裝滿祝酒的酒缸,一肩坐著抱著另一瓶酒的小夜左文字時,有些反應不過來而呆愣在原地。拿著酒杯的宗三經過她身旁時還忍不住笑了出聲。
  「這是在幹嘛啊?」
  「嗯?搬祝酒啊。」
  面對她幾乎質疑狀況的疑問,日本號只是極其稀鬆平常的這麼回答。才不是在問這個呢,她正想這麼接著說下去,但還來不及開口就被日本號的話語給堵住了。
  「啊,是這樣,丫頭在羨慕嗎?」
  什麼什麼什麼,才沒有呢!雖然反駁但對方完全不為所動。
  「小夜,她在羨慕你呢。」
  「就說沒有啦!啊——算了。」
  審神者覺得自己大概已經習慣了這個大叔的這一面,而且小夜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所以還是算了。
  但是她沒想到那個人說完「妳等一下」帶著小夜離開之後居然真的還有下文。那時候她正拿著掃把清掃庭院裡的落葉,整個身體被抬起來的時候,手上的掃把也掉到了地上。
  「哇!就說了……幹嘛啦!」
  審神者紅著一張臉坐上了日本號的肩頭,這麼大了還坐肩車丟臉死了啦,她這麼喊著,卻被回了句反正在這裡的所有人眼裡妳都只是個小女孩啊。

  「而且妳剛剛看著小夜的眼神明明羨慕得要命。」

  「才沒有呢!不過真的好高啊」

  她本來就不是嬌小的女孩,但坐在日本號的肩上完全是無法想像的高度。

  「看吧,很開心吧。」

  「就說沒……啊啊!真是的,我不管了啦!」

  為什麼要為了一個大叔的玩笑這麼又急又氣的?審神者突然覺得乾脆放棄矜持盡情的玩好了。反正她從來也不是這樣形象的乖乖女,還在混的時候在別人眼中大概做的事比現在還要更愚蠢吧。

  「既然都搭上日本號了,乾脆到處繞繞算了!」

  她自暴自棄地說著,換來的是天下名槍的笑聲。審神者坐在日本號的肩上,不知何時開始雙眼閃耀著興奮的光芒。而飛紅的臉頰。那是興奮、羞恥、還有一部分其他的情感所致。


评论
热度(9)

© 梨安子/Lazabou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