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安子/Lazabout.


◆戰國無雙(上杉命)
◆弱ペダ(純太LOVE、青手)
◆VOCALOID(藍色那個、カイミク)
◆UTAU(轟さん、はくぽ、ソラ栄)
◆刀剣乱舞 (國廣派、ばさに、へし宗)

[柳手] Rainy, Rainy.

柳手/lofter 50追蹤點文
柳田和手嶋就讀洋南大的if設定

  突然之間下起了雨,而後從滴滴答答的雨勢瞬間變得滂沱。跨坐於自行車上的車手於是開始猶豫著到底要折返結束自主練習還是當作恰巧的機會適應雨天的公路,畢竟露天比賽的自行車競技沒有讓人選擇天氣的餘地,如果打算參加歐洲的比賽更是需要這方面的經驗。
  歐洲的比賽呢。柳田在心裡嗤笑,高中時與全國聯賽的門票錯肩而過,接著在大學裡騎了兩年,雖然成為了洋南車隊的正規成員,但依舊沒有拿出什麼像樣的成績。
  大學三年級正是未來職業生涯的起點,同系的同學們大多已經開始進行求職活動,柳田當然也有在準備,但還是無法乾脆地做出決定。
  就像現在,他猶豫著要不要折返,結果被期間還一直下著的雨浸濕了全身。算了,既然都已經濕透了就繼續往前騎吧,柳田想著踩動了踏板,公路車隨之沿著山路向前。
  絲毫沒有減緩跡象的雨絲遮蔽了視線,雖然這條本來就沒什麼人車的山路,在大雨中顯得更沒有人煙,但保險起見他還是抹去眼周積蓄的水滴,拿出了護目鏡戴上。雖然還是濕漉漉的但視野清晰了許多,這時候他隱約看到山路的前方有一個人影。
  準確的說,是騎著公路車的人影,如果要更精確的敘述則是手嶋純太和他那台黑色配上嫩綠的佳能戴爾。柳田隨即注意到那是舊車,這傢伙是早預料的會下雨才出來的嗎?
  「手嶋!」他這麼向前方喊著,黑色捲髮因為水分而貼在頸項上的手嶋轉過頭來,用一聲喔作為聽見他呼喊的表示。柳田加速和手嶋並排,「柳田也自主練習?」隨即聽見了這樣的問句。
  「嗯,雖然騎到一半就下起雨了。」
  「啊啊,你的話大概猶豫了很久以後決定繼續騎吧,如果要回去會在前面一點就折返了。」
  雖然是輕描淡寫的說著卻是正確的分析,覺得自己被看穿的柳田心裡有些不太痛快。既然有兩個人,他說,從前面的路標開始到山頂來比賽如何。
  「好啊。」
  手嶋爽快的答應,臉上掛著那無畏也不服輸的笑容。不太想正視胸口焦躁情緒的柳田於是將其壓下,算準了經過路標的瞬間加速,眼神銳利。
  定下的距離並不長,但也不是一口氣加速就能夠甩開對手率先抵達終點的距離。手嶋從巡迴進入加速狀態的時機和他幾乎相同,或許還比他更精準一點。和自己人比賽最大的優勢也是劣勢就是太過了解彼此,他知道手嶋或許無法在一瞬間拉開與對手的距離,但會用柔韌的毅力緊咬並且尋找時機進攻。他也知道自己對狀況的敏銳度不如手嶋,還有太過急躁的性格容易產生破綻,而那個個性很差的混帳參謀絕對不會放過這一點。
  但是他也很清楚,一對一的進攻與牽制這個狀況會削弱手嶋擅長的心理戰,還有雖然比起專研坡路的手嶋,全能型的他還是劣勢了一些,但他的腳力並不會輸。
  就算沒有騎出值得被職業界挖角的成績,他還是擁有帶領過車隊的王牌的自尊的。
  超越、被超越,甩開後被追上。柳田和手嶋在雨中的坡路上互相競逐,路況不佳,暴雨漸漸奪取體力,但感覺並不差。
  終點前七百公尺,他提升了速度。幾乎要被雨水滲透的路面騎起來必須額外小心,速度超過了臨界點就會失速打滑。努力控制著極限的柳田身後是仍未放棄糾纏的手嶋,他想他大概是在等自己失速。
  「喂,柳田,今天騎得很溫吞耶。」
  「少囉嗦,不管你說什麼我都不會動搖的。」
  啊,真無趣。他彷彿聽見手嶋咂舌,用一付惋惜的語氣說著。
  「高中時候的你比較有趣。」
  「我是為了讓你覺得有趣而生的嗎「但是現在這樣挺帥氣的。」
  啊?莫名其妙的稱讚讓他蹬踏板的速度一瞬間慢了半拍,就在那半秒不到的空隙裡被手嶋超了車。
  「混帳!」大喊著對手嶋也是對鬆懈自己的不滿,柳田用幾乎要打滑的速度在坡路上奔馳。
  他們幾乎是同時到達山頂的。
  「可惡,不愧是……高中連續兩年、當主將的人……我還覺得會贏呢。」
  「我會……輸給你嗎……。」
  一面調整著呼吸,對彼此進行言語的攻防。不過,是一次好練習,最後手嶋這麼做下結論。
  「你會冷嗎?」
  看著自己和手嶋都濕透了的全身,雨勢似乎有些變小但還在下著。或許快停了吧,柳田聽見手嶋這麼喃喃說著。
  「還好,我想喘一下再回去。」
  這樣啊,毫無意義的回答後便陷入了沉默,只有雨聲和彼此的呼吸聲迴盪著。欸,手嶋,柳田這麼開口,你打算繼續騎下去嗎?
  「嗯……大概職業的是不行了,不過業餘賽總是能參加嘛,雖然我也一邊在準備求職了啦。」
  是嗎,柳田看向公路的護欄之外,雨好像又小了一點。
  「都放棄過也努力過,反正都走到這裡了,現在折返就太可惜了。」
  他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視野從風景變成了手嶋的側臉,那人穩靜說著,唇邊是一抹淡淡的微笑,像是在細數緬懷著那些擁有與落下的東西,然後往岔路繼續前進。
  「這樣啊。」
  毫無意義只是應答的回答,然後手嶋「嗯」的對他點了點頭。這個人啊,明明有一顆聰明的腦袋,得出的答案卻和他一樣。
  「繼續騎的話,會繼續和你搭檔嗎?」
  「嗯?你說什麼?」
  自語被聽見還被反問,看著手嶋真的疑惑而不是刻意作弄人的表情反而讓柳田感到滿腔焦躁。
  「我說今後也想和你一起!一直!」
  在逐漸變小的雨聲中他這麼扯開喉嚨吶喊著,早知道他的心意也一定知道現在他是在說什麼的手嶋卻壞笑了起來。唉呀,你說的是自行車吧,怎麼像在求婚一樣。討人厭的參謀這麼說著。
  在練習中遇到了暴雨,可是既然已經騎到這裡了就繼續向前吧。
  對於自行車有所迷惘,但既然已經與其連結了這麼長的時間,果然還是無法割捨吧。
  從山腳到山頂,柳田對於這兩個選擇,最後都沒有折返而是繼續前進。
  「啊啊!真是的!」
  然後,在漸漸停下的雨中,面對今天遇見的第三個抉擇,柳田選擇緊緊抱住手嶋的身軀。



----
不會寫比賽……
下次有梗的話想寫寫看黑田+柳田+純太(喔

评论
热度(6)

© 梨安子/Lazabou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