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安子/Lazabout.


◆戰國無雙(上杉命)
◆弱ペダ(純太LOVE、青手)
◆VOCALOID(藍色那個、カイミク)
◆UTAU(轟さん、はくぽ、ソラ栄)
◆刀剣乱舞 (國廣派、ばさに、へし宗)

[アイナナ/萬紡] 憧憬

-與其說是萬紡不如說是萬←紡
-有情人節大和RC捏他
-社長大概 出差中(´・ω・`)(都合)


  小鳥遊事務所是一間很小的演藝事務所。在人手缺乏的狀況下,職員常常必須一個人當兩個人用,甚至還出現過行程必須由旗下偶像自己確認和紀錄的情況。

  這一點,在身為經紀人的小鳥遊紡身上自然也不例外。加上正值旗下偶像團體IDOLiSH7當紅的時期,光是工作的確認就常常讓人暈頭轉向。將手邊的工作告一個段落後早已過了晚餐時間,如果是連鎖店應該還能買到晚餐——這麼想著的紡打算詢問同樣留在辦公室的事務員大神萬理,於是走向了他的辦公桌。

  「萬理先……啊……。」呼喚的音節還沒落下,眼前的景象便讓紡連忙掩住了口。萬理正處理的工作看上去已經進入收尾階段,但本人卻趴在桌上。從規律的呼吸聲可以想見青年正安穩地睡著,紡嚥下未出口的言語,盡可能不發出聲音地走向內側的置物間。

  萬理先生一定是太累了。她從置物間裡拿出為了因應加班過夜而準備的毛毯。雖說當初並沒有特定對象,但在事務所過夜這種情況也只會發生在萬理身上。在人手缺乏的狀況下一個人必須當兩個人用,而有能效率又高的萬理更是擔當了數人份的工作,從公關宣傳、安排藝人與候補生的訓練課程,協助紡的經紀工作,網站的維護等等,甚至包含打掃之類的在內各種工作都少不了。有的時候紡會覺得是萬理的存在讓她和父親得以維持事業的穩定,對於小鳥遊事務所而言,大神萬理一定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小心翼翼地將毛毯輕蓋在萬理肩上,唯恐吵醒他的紡,在收手後靜靜注視著青年的側臉。她不只一次感謝過萬理在這間公司裡,也不只一次想過希望自己更能幹一些,就像是萬理一樣。

  憧憬——她想起了這個詞語。前陣子和IDOLiSH7的領袖大和用Rabbit Chat聊天的時候才提過了的詞彙。那只是普通的,小女孩的憧憬罷了。她用這樣的說法一語帶過那個曾經包含了特別的情感,卻在送出去以後被當成給予所有熟人的義理的巧克力,但還是無法輕易的抹消心裡複雜的情緒。

  紡還蠻慶幸大和雖然猜出了對方是萬理,卻也沒有繼續深入談論這個話題,那是連她自己都不太敢動手挖掘的感情。

  憧憬也是有不同種類的。或許是對於戀愛抱有美好的想像,所以對身邊完美的人產生了類似的感情。或許是注視著某個對象,想要成為那樣的人。
想要成為能夠抬頭挺胸站在那個人身邊的人。

  「萬理先生,我啊……」

  喃喃念著的音量應該不是睡著的他會聽到的程度。紡覺得自己到現在還是不太能理解這份心情是什麼,所以現在還不打算做出決定。她總是會想,或許當自己終於成為了足以站在萬理身邊的女性的時候,就會理解自己的感情了。

  總之,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了。紡靜靜退出門外,等到她買好晚餐回來,而萬理醒來的時候一定會擔心的說紡怎麼還在事務所,我送妳回去。而她則會回應,總之先吃晚餐吧。

  身後,睡著的萬理動了一下身子,此刻以至於未來,大概沒有人會知道他是否聽見了紡那細小的低語吧。

----
試著寫寫看
大家吃我安麗(・`ω・´)

评论
热度(9)

© 梨安子/Lazabou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