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安子/Lazabout.


◆戰國無雙(上杉命)
◆弱ペダ(純太LOVE、青手)
◆VOCALOID(藍色那個、カイミク)
◆UTAU(轟さん、はくぽ、ソラ栄)
◆刀剣乱舞 (國廣派、ばさに、へし宗)

有限的時間 (Divine Gate・金銀)


- 亞瑟&聖誕,有CP沒想過分邊。
- 假定哥哥的真名是尼可拉斯。
- 裡面提到他的時候用尼可拉斯的頻率會>聖誕老人。
- 聖神路線未來捏造。

  在曾經想要道一句「早安」都是無比奢望的那段時間過去後,他才終於想起更遙遠的過去被他們當作理所當然的那些光陰。聖誕老人輕輕撥弄身旁仍然睡著的青年那頭如同陽光般燦爛的金髮,或許陷入了某種可以算是哲理的思維之中。
  「聖誕……?」
  曾經的聖王亞瑟——阿爾特琉斯緩緩睜開眼,注視著拿自己的髮絲玩耍的聖誕老人。你在做什麼?他問。
  「沒幹嘛。倒是你,說過幾次我已經不是聖誕老人了。」
  曾經是聖誕老人的——名為尼可拉斯的青年說著,移開了方才一直撫弄阿爾特琉斯金髮的手指。他的表情看上去有些煩倦,但事實上這就是平常的表情。
  「我習慣了。而且之前被叫名字的時候嚇到的是誰啊。」
  「誰想得到那種時候會被突然喊名字啊。」
  而且還是從來沒有那麼喊過的人。
  藉由劍鞘的力量變回人類的亞瑟在那一刻,在歷經與他的聖誕老人相識將近三十年之後第一次呼喚了他的名諱。不是那作為職務與襲名,繼承而來的『聖誕老人』,不是他一向親暱喊著的『聖誕』,而是只屬於銀髮青年本身的,原初的名字。
  「尼可拉斯。」
  「嗯,我在這裡。」
  柔軟的被褥之中,阿爾特握住了斜靠在自己身旁的尼可拉斯的手。或許是因為經常握著武器,那雙比他纖長的手並不比他細緻。和自己一樣是男人的手,讓人無比放心的手,他想。
  「對了,現在幾點了?」
  轉頭看了看四周,才剛添購的鬧鐘又不見了,恐怕又是被暴力的同居人給破壞殆盡了吧。
  「已經過中午了,餓了嗎?」
  「還好,只是覺得我竟然比你晚起,有夠丟臉。」
  喂,想打架嗎?半開玩笑的語氣從尼克拉斯的手中吐露,阿爾特於是也笑了。
  拋棄人類的身份與回憶成神,然後再變回人類,為之付出的代價是生命力的衰竭。阿爾特琉斯自己也不清楚他還剩多少時間,最後在戰爭結束,世界已經不需要聖王之時,他也拋棄了亞瑟之名。
  然後,或許是為了溫存僅剩的生命力以換取更長的時間,他的睡眠時間變得越來越長,現在一天裡幾乎有一半是沉睡狀態。不過對身旁的尼可拉斯來說,或許反而是正中下懷吧。
  他伸了個懶腰,坐起身來。雖然睡得多,但慶幸醒著的時間裡,體力和活力還是與以往相去無幾,即使每一天留存的光陰比其他人少,他還是可以過普通的生活。
  「我突然想到,以前我們不是聊過老了以後要做什麼嗎?總覺得現在好像實現了嘛,你的理想。」
  「啊啊,的確。」
  當他們都還正值青春,某天心血來潮聊起了理想的老後生活。那時候的尼可拉斯說,要每天睡到滿足為止,然後悠悠哉哉的,或許什麼事都不做的度過每一天。
  和我嗎?阿爾特琉斯半開玩笑地發問。少臭美了,尼可拉斯回答。
  那是隱約理解彼此心意卻還無法闡明的少年之間,互相交換的,模糊的未來理想。
  「結果你嫌無聊,列了一大堆想做的事。」
  「真抱歉啊我就是靜不下來。」
  對正值青春活力年紀的阿爾特來說,無法想像那種什麼都不做任憑光陰流逝的生活。不過,當時間變得有限的現在,他反而覺得那樣也不錯。
  雖然還有很多事情想要和身旁的他一起實行,但現在這樣膩在一起直到最後一秒,也是另一種理想的時光。
  所以,當他被問了「現在會覺得無聊嗎」的時候,靜靜地搖了搖頭。
  「你啊,如果想要熱鬧一點的話再找那傢伙和伊芙來好了,一起吃個晚餐什麼的,也可以找你的部下過來。」
  尼可拉斯粗魯地搓揉阿爾特的金髮,和他睡著的時候完全不同,卻像極了第一次見面時他拍掉少年金髮上冰冷積雪的動作。
  「也好,不過要避開十二月,和你不一樣,伊芙工作可是很認真的。」
  「喂。」
  他們幾乎所有的時間都像這樣在小小的兩人居所裡度過,有時會到附近或是遠一點的地方出遊。在戰爭中,為了奪回屬於自己的重要家人,還是聖誕老人的尼可拉斯幾乎耗盡了所有力量,而卸去聖誕老人職位的他也已不再是夢想與希望的化身,不再是童話般的存在,或許有那麼一天,就像沉眠時間越來越長的阿爾特覺得自己會就這麼一睡不醒一樣,或許尼可拉斯也會突然地死去吧。
  妖精會怎麼消逝呢?當他們談到這個話題時,他忍不住有了疑問。或許會消失吧,一點痕跡都不留地,尼可拉斯回答。
  「如果能一起消失就好了。」他接著說,然後他們笑了。
  時間是有限的,在意識到這一點之後,他們卻沒有任何改變,或者說,變回了從前。一起笑、一起流淚、爭執,然後一起度過或是瘋狂或是平穩的時光。
  「不過,去年的神聖之夜真的好開心啊。今年也把大家都找來吧。」
  「好啊,在聖誕節當天。」
  為什麼是當天?那已經是阿爾特生日的隔天了。正想這麼問,但在見到尼可拉斯臉上微笑與眼中幾乎要滿溢出來的溫柔那一瞬間,阿爾特有些無可奈何的,也露出了微笑。
  是啊,他的生日,他重獲新生之日,是只屬於彼此的。


  人與人共處的時間能有多長?伊莉莎白有時候會思考起這個問題。實際上並不長吧,能與珍視的人一同共渡的時光。所以,她總是無比珍惜每一個瞬間。
  尤其是在經過那麼多劫難之後。
  當一切畫下了休止符,伊莉莎白與她最珍惜的兩名王子之間並沒有變回幼時三人一起的時光。不,她想確實是找回來了,只是這次溫柔注視著他們的她,把距離再拉遠了一點點。
  然後,有時是三人,有時是兩人,也有的時候是一大群人一起。她早就理解也接受了那兩人所剩的時間不多,而正因如此,每一秒都是寶物。
  「莉莎姊,他們好像不在耶……。」
  這一天突然造訪兩名王子居所的伊莉莎白與伊芙,卻到處都找不到兩人的身影。妖精死去的時候會是怎樣的呢?他們談論過這個話題,或許會直接消失吧,像是童話一樣,那時候她如此回應尼可拉斯。
  「該不會……。」
  伊芙擔憂般的皺眉,但伊莉莎白搖了搖頭,輕撫她的長髮。
  「那兩個人的話,一定是隨性地,不知道去了哪喔。等他們回來再罵罵他們吧。」
  嗯。或許是意會了她話語背後的意涵,伊芙點了點頭,從頰邊滴落的淚珠如同閃閃發光的寶石一般。
  兩人一起度過直到最後一秒,然後徹底的消失,就連死亡與悲傷都不會留存,只剩下永不結束的童話。
  伊莉莎白想像著,心血來潮往世界的某處,漫無目的旅行著的兩人,以及將他們包圍的,溫柔的世界。
  那是多麼、多麼美麗的景象啊。就算不是聖誕老人,她的兩位王子,依舊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夢想。
  因為即使時間有限,那份思慕與幸福卻是永遠。

评论(40)
热度(14)
  1. 不濟叔Madao梨安子/Lazabout. 转载了此文字

© 梨安子/Lazabou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