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安子/Lazabout.


◆戰國無雙(上杉命)
◆弱ペダ(純太LOVE、青手)
◆VOCALOID(藍色那個、カイミク)
◆UTAU(轟さん、はくぽ、ソラ栄)
◆刀剣乱舞 (國廣派、ばさに、へし宗)

傷跡 (DG/アササン)

原本同主題有兩篇,可是我覺得另一篇的CP會雷到人,就想還是別發好了...

唉我為什麼抽不到珍,珍不是金棋嗎...

  • 動畫設定

  • 偏アササン 但其實我現在覺得他們是會心血來潮就換人以下略

  • 不到本番但有煽情描寫注意



 

  那彷若是儀式一般。

  亞瑟輕柔地,彷彿虔誠信仰般地親吻著聖誕老人赤裸上身那道怵目驚心的傷痕,從腹部的胸口的刀傷彷彿垂直劈開了青年那白皙卻精實的軀幹,縱使已經完全治癒,只留下薄紅色的傷跡,卻仍然會在看見的瞬間讓人聯想到,留下這樣痕跡的會是多重的傷。

  「唔……。」

  隨著他的動作傳來青年的低哼,亞瑟將手伸往聖誕老人的後背,那裡有著相似的傷跡,過去被亞瑟自己手中的惡魔之劍所貫穿,幾乎奪取青年生命的傷跡。

  他皺起了眉頭,心裡浮現複雜的思緒,但在這一瞬間,理應看不見他的表情的聖誕老人卻開了口。

  「你啊。」

  他有些粗暴的揉亂了亞瑟的金髮。

  「這次又想說什麼了?」

  是啊,已經很多次了,但每當看到那道傷跡,他還是忍不住想要親吻它、撫摸它,為之神傷,然後忍不住脫口而出。

  「……抱歉。」

  「沒關係,反正我還是聖誕老人就死不了……開玩笑的那表情給我收起來。」

  抱歉……明明是因為道歉才被斥責,但又忍不住道了歉。自稱要統治整個世界,以自身為絕對規則的聖曆之王此刻卻像是一隻在雨中發抖的孤單大型犬。

  啊,也可能是嬌生慣養結果被丟到陽台在冷風中反省的波斯貓。

  「真的不打算消除掉嗎?應該是有辦法完全回復的,蘭斯洛特身上的傷痕好像就幾乎消失了。」

  聽他這麼說,不知道是不是沒了興致正穿上寬鬆居家服的聖誕老人停下了動作,用詫異的眼神看了過來。

  「你該不會看過吧?」

  「我聽其他人說的啦!誰沒事會去看部下的裸體啊!」

  是嗎——聖誕老人拉長了尾音,雖然聽上去有些不滿但似乎是接受了,差點因為自己發言不慎而捲入男人嫉妒心的亞瑟偷偷在心裡鬆了口氣,看著聖誕在自己的身旁坐下。

  「我說過了,因為是你留下的所以沒關係。」

  聖誕老人往亞瑟的身上靠了過來,他可以感覺到寬鬆單薄的家居服底下傳來的體溫。

  「不管是好是壞都無所謂,可不是每個人都有這種待遇。」

  言下之意即是,如果沒有這種覺悟怎麼陪在亂來的亞瑟身邊……吧?雖然要說亂來,聖誕老人自己明明也不輸給任何人。

  不知道是不是看他沒有回答,聖誕老人用那雙缺乏活力的酒紅色眼眸直直盯著亞瑟。如果你那麼在意,我也在你身上留個痕跡好了。他說。

  還來不及會意那句話的涵義,聖誕老人已經扯開了亞瑟的衣襟,往肩頭上用力咬下。他因而吃痛地發出喊聲,而肩膀上留下了鮮紅的齒痕。

  「我知道了啦!真是的。」

  低頭的話能夠隱約看見一點紅色,疼痛過後他竟有些想笑。或許以後看見聖誕身上的傷痕時,他仍會感到自責吧,但同時也會想起這一瞬間在自己身上留下的齒痕,還有它代表的意義。

  只有自己能夠在眼前的男人身上留下痕跡,這讓亞瑟感到彆扭卻又有些許的興奮,就像是——孩提時發現了秘密的寶物一樣。

  將眼神對向聖誕老人,那雙酒紅裡透露著笑意。他湊近他的頰邊,你這麼做會讓我興奮起來耶,親愛的聖誕老人。回應如此低語的是那個人的笑聲,這樣不是正好嗎?

  如挑釁般的調情話語還在耳邊迴盪,他們親吻彼此、觸碰的力道更加重了些。

  彷彿彼此交換的並非體溫,碰觸的並非唇瓣與舌尖,而是靈魂一樣。


---

この後めちゃくちゃセk(強制中止)


评论(6)
热度(12)

© 梨安子/Lazabou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