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安子/Lazabout.


◆戰國無雙(上杉命)
◆弱ペダ(純太LOVE、青手)
◆VOCALOID(藍色那個、カイミク)
◆UTAU(轟さん、はくぽ、ソラ栄)
◆刀剣乱舞 (國廣派、ばさに、へし宗)

[柳手]His Type

上週日台灣單車only的無料,五月的生存證明(哭笑)

  當柳田騎完為自己劃定的一日練習距離,回到社辦時,和他同年級的隊員也幾乎都回來了。因為早已過了社團活動時間,還留在這裡的隊友幾乎不是在換衣服就是在短暫的聊天休息。柳田從衣櫃裡拿出毛巾,抹去了額頭上有些黏膩的汗水。就在此時,有人喊了他的名字。
  「怎麼了?」
  眾人不知何時圍成了一圈,看著隊友向他招手,他好奇地湊了過去。越過幾個頭頂,他的視線停在圓圈的中心。
  不管是十幾歲還是二十幾歲,總之血氣方剛的男人們幾乎不會不喜歡的東西——一本清涼寫真雜誌就放在那裡。柳田有點不知作何反應,用帶著困惑和嫌棄的表情看了一下書的主人。不,並不是他不喜歡或想要假裝正經地斥責不該帶這種東西來社辦或是在看寫真集之前好好練習啊之類的,但總之——
  「欸柳田,你喜歡哪個類型的啊?」
  「你們就是在討論這個喔。」
  總之心情頗微妙,他想。
  「剛好蒲井帶在身上嘛,回答一下又不會花多少時間。」
  如果只是死纏爛打就算了,隊友還硬把他推向了寫真集,柳田無可奈何地看向那群衣著清涼的女孩們,最後指向了其中一人。
  「這個吧。」
  「喔——原來柳田這麼喜歡我啊。」
  身後傳來意義不明的言語,柳田回過頭正要喝斥別鬧了,結果看到了手嶋純太放大的臉龐出現在眼前。
  「喔,手嶋和黑田也回來啦,你們也來回答一下吧。」
  「你們是畢業旅行的國中生嗎。」
  結束練習的黑田似乎有些疲倦,連吐槽都沒什麼力。而手嶋則是還掛著興味盎然的微笑盯著柳田看。
  「你說什麼蠢話啊。」
  柳田沉下了臉,試圖在不移開視線的狀態裡躲避手嶋的視線,但對方只是沒看到似的,仍然笑瞇瞇的看著他。
  「因——為——如果剛剛那個模特兒是柳田喜歡的類型不是很不妙嗎?你看。」
  蓬鬆的黑色捲髮、纖細高挑的身材、還有雖然並不是讓人驚艷的美人,卻有著聰慧的神情和看上去圓融的笑容,是容易讓人產生好感的類型。
  手嶋扳著手指細數方才那個穿著連身洋裝的寫真女星的特點,如果只聽這幾點的確是相當不妙,畢竟除了性別以外都可以在手嶋純太身上找到同樣的特質。
  「胡說八道。我是隨便指的,而且你和那種清純派也搭不上邊吧?」
  「你太不會看人了。」
  終於擺脫了其他人的黑田走了過來,劈頭就是一句斷言。
  「那種看上去的清純只是形象,這種類型平常一定是小惡魔。」
  「對啊,這種寫真拍白洋裝都是想要塑造性感的心機啦。」
  為什麼他必須在這裡被評論看人的眼光不可啊?柳田的怒氣快要到達臨界值,但下一秒他突然又覺得沒辦法反駁兩人,因為他想起了高三那年的千葉縣預賽。
  拋出水壺故意激怒他,還說著「那是重要的紀念水壺,我會回來拿喔」的手嶋,不就是帶著純真又可愛,人畜無害一般的笑容嗎。
  「而且柳田明明思考了一下不是嗎,隨便指的?」
  就像此刻,說著調侃的話同時,手嶋純太臉上的表情看上去是多麼的天真無邪啊。
  不過,他已經不會再被騙了,或者說是決定不再被騙了。
  他也絕對不會告訴任何人,在幾年前被問到同樣的問題的時候,自己會選的是和方才完全不同的答案。
  「吵死了——!」
  柳田從座位上躍起,作勢要制服手嶋,而手嶋則是敏捷地逃了開來,一瞬間眼中綻放的,並非那種刻意激怒人用的,而是確實反映了喜悅,開懷的笑意。
  而知道他們兩個根本在交往的黑田雪成,只是看了那兩個人一眼之後,就一語不發的繼續收拾更衣。

评论
热度(9)

© 梨安子/Lazabout. | Powered by LOFTER